纽约疫情阴影中的感恩节

(抗击新冠肺炎)纽约,疫情阴影中的感恩节

中新社纽约11月26日电 题:纽约,疫情阴影中的感恩节

梅西百货感恩节大游行,是纽约市最具标志性的感恩节庆祝活动,每年现场观看游行的民众数以万计。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这一活动作出了许多改变。感恩节前一天为各种大型气球充气的仪式被取消;组织者90多年来首次放弃了传统的2.5英里游行路线,改在店外广场及临近街道举行;人们不能在现场围观,只能收看电视直播;参与游行的人员减少了约四分之三,且必须佩戴口罩及其他防护用具;往年由志愿者牵拉的气球改为使用车辆牵拉,等等。

雷-鲍埃是一名足球运动员。“我知道今天人们不能像往年一样观看游行。”他告诉记者,自己特意在感恩节这天到梅西百货前表演,就是想用自己的行动为这里的人们提供一点娱乐。“疫情带来很大问题,一切都不一样。”雷-鲍埃说,人们必须警惕病毒,但与此同时,“也不要忘了积极、乐观的心态。”

“据文献记载,在公元1666年8月6日这一天,有一位荷兰旅行家从闽江口乘着海船往闽江上游行进,到了一处开阔之地,发现了一座塔。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他知道自己已经置身中国,因而他将自己见到的第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塔称为‘中国塔’。”林樱尧说,“由于这位旅行家的传扬,罗星塔被叫做‘中国塔’广泛流传,甚至在当时流行的航海图上标注的罗星塔就称为‘中国塔’。”

往年,来这里观看灯光秀的市民摩肩接踵,商店街几乎水泄不通。今年的观众明显少很多,大多数人彼此之间有意识地保持着距离。此时,洛克菲勒中心著名的普罗米修斯铜像正戴着口罩,静静注视同样戴着口罩的人们。(完)

“我每年都会到现场观看游行。”26日下午,马修身穿一件印有梅西大游行图案的夹克衫,站在曼哈顿梅西百货旗舰店外用手机拍了一张自拍照。他告诉中新社记者,自己上午就来到梅西百货外,但道路被封,只能在远处看了看气球,“今年不能近距离欣赏真的很遗憾。”此时,工人们正在他身后拆除上午演出的设备。马修说,他很理解当前情况的特殊,尽管疫情影响了人们享受节假日,但还是希望大家务必把保护健康放在首位。

10月底以来,整个纽约州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量明显上升,过去数月得到明显控制的疫情有“卷土重来”之势。纽约市的单日新冠病毒检测阳性率于本月18日达到3%,市政府立即决定从19日开始暂时关闭全市公校系统。纽约市长白思豪曾表示,按目前情况,感恩节后整个纽约市很可能都会被定为疫情“橙区”,届时将在多方面实施更严格的防疫措施。

原中国清华大学生命科学院、医学院教授,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教授颜宁和清华大学药学院教授尹航团队针对疟原虫耐药性不断增强的现状,通过对己糖转运蛋白结构解析,确定了一个新的抗疟药物靶点。在此基础上,团队开发出一种选择性抑制剂,在实验中确认可有效杀死疟原虫,且对人源细胞无害,为开发新一代抗疟药开辟了道路。

尹航对新华社记者说,团队下一步工作是希望尽快实现转化,通过进一步在动物模型和药学上面的工作向临床推进,“当前疟疾的耐药性仍然是世界范围内的大挑战,我们希望发展‘新一代的青蒿素’,帮助解决对已有药物的耐药问题”。

感恩节前两天,史坦顿岛重启了当地的新冠肺炎临时医疗点,以期缓解收治病人的压力。今年春季疫情高峰时,纽约市在五个区各设立了一个新冠肺炎临时医疗点。史坦顿岛是全市首个重启临时医疗点的区。

夜色降临,不少市民来到曼哈顿洛克菲勒中心前的商店街,观看萨克斯第五大道精品百货店每年例行的节日灯光秀。“能站在这里我就满心感激了,因为我还健康地活着。”看着闪烁的灯光,土生土长的纽约市民约翰如是说。

一位黑人男青年雷-鲍埃骑着自行车,在梅西百货前表演起了“顶球绝技”。他在自行车上时而抬头挺胸,时而曲背弯腰,时而停车避让行人,有时甚至做出一脚踩横梁,一脚踩车座的高难度动作。但无论他如何行动,皮球总是稳稳地停在头顶,引得路人不断观看、拍照。

约翰并不十分担心感染风险。在他看来,感染新冠病毒就如同“过马路时遭遇车祸”一样,“所以我和往年一样,和妻子、儿子出来享受节日。”约翰的妻儿都佩戴着口罩,但他本人却没有戴。

纽约市的五个区中,史坦顿岛的疫情压力较为突出,部分区域日前被定为疫情“橙区”。这里的人口密度远低于曼哈顿、布鲁克林等其他四区,但在过去几周内该区住院治疗的新冠病人增加了两倍多,当地医院床位开始紧张。

感恩节当天,医疗点周围行人稀少,时常能看到火鸡三五成群,悠闲漫步。医疗点员工入口处的围栏上,贴着几幅当地居民为医护人员加油打气的标语,偶尔有医护人员从楼内向外运送垃圾,或是将担架搬上救护车。可能是因为节日的缘故,医疗点外的病毒快速检测区当天并未开放。

章宇华介绍说:“中国人之所以好建塔,因为塔是一方的华表。古人觉得景美则人昌,因而喜欢在山顶水口建塔。”

11月26日,纽约市民迎来传统节日——感恩节。

明朝万历年间,罗星塔被海风摧毁。明天启年间(1621~1627年),在宋代塔座的基础上重修。第二层有一方塔铭,铭中把罗星塔的形势和作用概括为“中流砥柱,险要绝伦,以靖海疆,以御外侮”。清朝末期罗星塔是国际上公认的海上重要航标之一。塔顶原有一小窗,就是用来供守塔人点灯导航用的。(完)

林山表示,相传罗星塔的由来有着一段凄美的故事。罗星塔为宋朝岭南(广东)柳七娘所建。相传七娘原是李氏女嫁给柳七郎。由于丈夫谪戍福建时死去,七娘闻讯变卖家产,来磨心山建此石塔,为丈夫祈求冥福。“现在罗星塔前还塑有柳七娘的塑像。”

清华大学药学院院长、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主任丁胜说:“耐药疟原虫的出现、治疗药物的失效,表明抗疟新药研发工作刻不容缓。颜宁、尹航等团队协同海内外多位科学家紧密合作,通过抑制疟原虫对葡萄糖的摄取‘饿死疟原虫’,并创新性发现有效及安全的抑制剂,代表着一种新型抗疟药物研发思路。”

Theme BCF By aThemeArt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