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线上举行剧目征集聚焦现实

中新网北京8月31日电 (记者 应妮)2020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第十九届)于8月31日拉开帷幕。由于受到疫情影响,本届戏剧节所有活动全部采取线上模式进行。

戏剧培训课:名家开讲网上授课培育未来戏剧人

上一代小鹏 G3 有 3 个雷达,而在 P7 上有 5 个雷达。摄像头方面,P7 更是“恐怖”地布置了 14 个摄像头,包括侧前、侧后,前面的长焦距、中焦距、短焦距,甚至是车里面的疲劳监测的摄像头。对比之下,特斯拉最新的 Model 3 全车四周也只配备了 8 个摄像头。

而对于一款新平台的打造来说,徐吉汉认为最难的还是底盘部分,因为这涉及到很多传统车企的经验积累。“偏向于经验的东西,那就是我们的挑战。在前人的知识积累上要尽量利用已有的资源,在这上面去创新,这样的路才是正确的路,而不是什么东西都自己做。”所以在底盘方面,小鹏选择的策略也是和德国一家顶级的底盘供应商一起开发。

5 年左右的时间,新造车势力不约而同的逐渐开始推出自己的“第二代平台”。在这一轮新的“迭代”趋势之下,我们不仅看到了超 700km、800km 的续航成绩,还有 5G 互联技术、高级别的自动驾驶功能等等技术规划。

“汽车的智能化正在走原来的摩尔定律。规模越大,技术越成熟,智能汽车价格会快速下降接近当前的汽油汽车。但是硬件成本的价格下降,软件的开发成本一定会持续提高,它所带来的变化感受会很强烈。所以硬件成本下降,软件的开发成本上升新的差异就会出现,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破局改变汽车格局的时候。”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说。

剧本征集:鼓励聚焦现实记录疫情生活

“我们公司的聚焦还是在智能方面的,智能方面就是包括自动驾驶和智能座舱,但是这些东西也需要一个稳定的充分电子化的平台才能够在上面发挥。”徐吉汉说。

在“智能”这个竞争点上,小鹏似乎已经开始“占地盘”。充分发挥软件智能化的前提一定是“传感器”和“电子化”的竞争。“我一直认为车会由原来单引擎,比如说一个汽油引擎或者是电动引擎变成一个双引擎。还得有一个数字引擎,这两个引擎不是分开的,是交缠的。”何小鹏说。

像这样的网课,本届戏剧节一共为大学生戏剧爱好者们安排了10节,共同组成“校园戏剧人才培训班”版块,这一形式也是戏剧节自创立以来得首次尝试。培训班自8月31日至9月4日每天播出两节,面向所有公众免费开放,届时戏剧爱好者们可以通过“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和“北京9剧场”公众号发布的相关内容中获取观看链接。

自动驾驶和车联网的研发水平,一定是未来智能电动汽车技术竞争力的重要体现。而小鹏正是在这上面下“重注”,布局更多的研发实力去构建这其中的技术壁垒。

本届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不再举办线下展演活动,而是以剧本征集评奖的方式,为大学生们提供展示戏剧创作成果的平台。自即日起至10月31日各大院校剧社均可报名参与。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表演系副主任杨扬 主办方供图

此外,主办方还计划将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10年以来的优秀剧本集结成册出版,在记录大学戏剧教育成果的同时为广大校园戏剧爱好者提供学习与参考的宝贵资源。

同时组委会还面向全国大学高校的在校剧社成员进行了招募,对报名学生的戏剧实践经验、戏剧认知、自我剖析及综合能力等方面进行了综合考量,最终录取了32名正式学员,他们将在活动期间参与戏剧沙龙、完成导师布置的作业,并在审核合格后获颁结业证书。

但在“软件定义”之下,汽车的平台才是承载它的基础。同时,在软件定义之下汽车平台上的“硬件迭代”似乎就显得更重要了。

硬件“迭代频率”的升维

为期五天的网课将汇集10位活跃在当今戏剧领域的专家,包括吴朱红、邵泽辉、陶庆梅等。他们将根据大学生戏剧爱好者的特点和兴趣备课,内容涉及《从大学生戏剧节到职业戏剧人》《大学生与当下社会的联结》《导演构思》《学习组织表演行动》等从理论到实践的各方面知识,力求帮助大学生们在这段特殊时期内打好基础,在未来的创作中能够厚积薄发,为戏剧事业的发展蓄积后备力量。

除了电子电器架构的升级,平台中的电池与动力总成也是可以不断的升级的。“我们下一步还在准备开发新的电池包,这样下底板就要换了。下底板可能会因车型的不同而有所变化,轴距一变,下底板肯定就不会是完全一样的了。”徐吉汉说,“但是我们尽量地让电池包少改变,因为开发一款电池包是要花很多的资源的。”

回看新造车势力,小鹏是最先推出“第二代平台”(E 平台)的车企。蔚来基于“第二代纯电平台 NP2”的轿车车型 ET7 也许会在今年年底亮相。采用新平台的威马 MAVEN 纯电动轿车预计将于 2021 年实现量产。

2020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由北京戏剧家协会、北京市朝阳区文化和旅游局、北京市朝阳区文化馆共同主办。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创立于2001年,前身是中国大学生戏剧节,2009年落户朝阳区文化馆,2010年起设置“金刺猬”奖,是起始早、水准高、参与面广、自由开放的大学生戏剧节。19年来共有来自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1100余所大学院校、1300余个剧社、275个剧目、25000名大学生、100余名专家教授以及1000余名志愿者在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留下了自己的印记,活动辐射人群累积60万人次。(完)

徐吉汉透露称,目前车载电子的发展趋势就是尽量减少控制器的个数,减少个数可以降低成本,可以减少车上的线束,可以减少电磁干扰的机会,所以在 D55 这款新车上,小鹏将使用域控制器,所谓域控制器就是把更多的控制器集成到一个大的控制器,这样就会大量减少控制器的数量。“我们小鹏想做的就是小步快跑,尽量地打差异化,走在科技的前沿。”

在平台的“传感器竞争”背后,驱动“数字引擎”的团队才是最重要的部分,也是新造车势力们的优势所在。目前据了解小鹏有四大研发中心,整个工程研发的工程师约 2000 人左右。包括汽车中心大概有 1000 人左右,动力总成中心大概有 180 人左右,自动驾驶中心大概 300 多人,互联网中心大概 300 多人。

在创作主题方面,本届戏剧节鼓励大学生聚焦现实,用戏剧作品记录疫情下的大学生活、毕业季等大学生自己的故事。表达大学生对疫情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对社会变化的审视和思考。同时,也继续欢迎大学生对自己关注的题材和主题进行自由创作。

“软件定义汽车”似乎是行业中出现频率最多的话。

而在平台之外,小鹏目前在研的就是“四个域控制器的电子架构”,将更多的控制器集成起来,新的电子架构可能会用到小鹏 E 平台的第二款车型上面。所以我们也能看到这个新平台本身也在不断更新、进化。

获奖的优秀剧本将被纳入《2020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优秀剧本集》,同时还有机会被推荐参加北京戏剧家协会主办的北京喜剧周、北京(台湖)影偶艺术周、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等活动,并得到一定剧的目孵化资金及技术支持。

在智能电动汽车之中平台的迭代已经出现了不同的“频率”。简单举例来说,小鹏最新的“第二代汽车平台”更多的是在硬件基础上与一代平台不同,在电子电器架构层面,第一代平台也能不断“迭代”甚至超过“二代平台”。

“我们的人员并不是百分之百集中在一个项目上,因为公司同时进行的项目有三四个,有一些人会同时支持三个项目或者两个项目。总共参与 P7 这个项目的人,是 600-800 人,但是这 600-800 人,并不都是全职做 P7 的,一部分的时间在 P7 上,一部分的时间在别的工作上。”徐吉汉说。

一轮新的竞争似乎即将上演。但面对汽车智能化上越发显著的技术趋同性,更多的疑问是:新造车势力究竟是如何实现“硬件迭代”和快速成长的,以及下一代的平台竞争点又将在哪里?

此外,组委会还将此期间每天播出一部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历年优秀剧目的实况录像,供大学生们观摩学习;9月6日至10月31日,还将在周末时段举办5场线上戏剧沙龙、剧社成员交流活动,将热爱戏剧的大学生们通过这个平台凝聚在一起。

小鹏 P7 产品上的优势更多的来自于它背后的“第二代智能汽车平台”。

作为小鹏汽车的旗下第二款车型,P7 这款产品走出了小鹏的舒适区,是小鹏品牌向上的“进攻”。

除了在开发成本上实现了大幅降低,由于很多部件的通用、沿用之外,基于 D 平台的这款新车,小鹏会更新它的电子电器架构,会迭代为以太网和域控制器。

从自动弹出的隐型车把手,到自动开启的电动充电口,再到车内的氛围灯、座椅调节、电动空调控制,在你可见甚至是可想像到的所有设备上,小鹏 P7 都实现了“电子化”。

对于平台化,在智能电动汽车领域,似乎传统车企强调的柔性化、模块化、轻量化不再是决胜关键而是基础能力,而其中的电子电器架构、传感器、算力等等这些不断“迭代”的电子硬件似乎才是平台竞争的决胜点。

31日上午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表演系副主任杨扬的《从肢体语言看戏剧创作的历史变迁》课程在网络平台开讲,2020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也随之正式拉开帷幕。

据了解,基于小鹏的第一代平台,小鹏还将推出一款新车,内部代号 D55。

这也改变了传统汽车平台硬件的迭代变化。“小鹏 P7 的这个第二代智能汽车平台(E 平台)实际上还是在不断演化的。”小鹏汽车副总裁徐吉汉说,他主要负责小鹏汽车整体技术研发路线的制定及管理,同时兼任 E 平台产品技术研发,是 E 平台产品的总负责人。

往届作品展映的历史剧照 主办方供图

基于“第二代智能汽车平台”打造的小鹏 P7 ,产品上最大的不同就是拥有了更多的“传感器”。

未来,在智能电动车可见的越来越激烈的产品竞争背后,是一场“平台的竞争”。如果车企没有构建汽车平台的能力,没有迭代汽车平台的能力,就无法快速和用户一起定义产品和服务,更谈不上与用户与伙伴共建生态。

“平台一般都是由四部分组成,一个是底盘,一个是下底板,一个是动力总成,一个就是电子架构。但如今这四部分是可以『分步迭代』的。”徐吉汉说,平台战略的好处在于可以大量沿用现有的技术,开发风险比较小,质量把控容易,开发投入也小,大量的零部件能够沿用也可以增加和供应商的议价空间。

“传统的汽车的平台、例如底盘、动力总成、造型等等,如今其实还是在按照七年、五年的周期迭代。”一位传统车企研发高管说。但如今汽车内的芯片、传感器、电子电气相关度越高的硬件,需要更快“迭代”节奏,这也就让汽车的迭代思维和以前大不相同。

小鹏的上一款产品小鹏 G3 正是基于“第一代平台”打造,小鹏内部代号为 D 平台,这个平台涵盖从两米六的轴距到两米八的轴距。而“第二代平台”代号 E 平台,可以涵盖从两米八的轴距到三米一的轴距的范围。“基本上我们就可以在这两个平台上造出所有在这轴距范围内的车型。这样对于我们公司下一步的发展,对于开发出更多的车型是非常有利的。”徐吉汉说。

Theme BCF By aThemeArt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