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拿不到Carry的VCPE“打工人”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投中网,作者:马慕杰、柴佳音。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今天芯片火,招来一群芯片博士,明天量子计算火,再把芯片博士踢掉招一群量子计算博士,都是拿不到Carry的打工人,到最后留下的只有早早上岸的、有募资能力的合伙人。”

有人说“打工人拿不到Carry”,“打工人”肯定拿不到啊!老板没任何必要分给你Carry。募资也一样,“有募资能力的合伙人”跟“募得到资的人”不是一码事,也不是说你募得到资就一定分得到Carry,如果那些LP老板都搞定了,你就拿着我的名片去完成募资,也不会分Carry给你。

一般来说,VC/PE从业人员的薪资由基本工资、绩效奖金及项目收益等几部分构成。这其中,Carry,即指的是机构投成并实现项目退出后,给予项目投资人员的退出收益分配。

2020年底,我投资的一个项目正好退出,应该能分到一笔Carry。

关于VC/PE行业Carry的故事,投中网也与四位投资行业的一线从业者聊了聊,他们的身份包含了PE机构投资经理、PE机构VP、VC机构合伙人及基金行业猎头。

这背后的逻辑主要在于,早期投资的风险相对更高,往往都是投几十个案子中一个,那亏了的钱算谁的?所以很多VC的老板会觉得赚到的钱也是他的,基金又不是没给投资经理发工资。

即将拿到从业以来第一笔Carry,但可能仅这一次

与Carry相关,最为轰动的新闻,是2017年元旦前后,一个高达1.76亿元奖金池的分配,事件主角为九鼎投资。当时有消息称,九鼎投资当年的奖金总额共计1.76亿元,涉及员工67人。其中,获得500万元以上有10人,最高奖金达3192万元。可以说,这个金额超乎了大多数“打工人”的收入范畴,也完美符合人们对投资行业高收入的想象。

而对于投资人到底拿不拿Carry这件事,我个人认为“分不到”是再普遍不过的现象,投资经理的心理预期还是要贴近现实。即使机构给了Carry的承诺,但谁能在一个机构熬上七八年?想必大多数人都不会吃到这个“蛋糕”。

我的从业经历不长,第一年在一家不太正规的小PE,并没有投成项目,因此没有任何形式的激励。后面在一家规模较大的人民币PE机构,投资制造类项目。目前个人仅投资成一个项目,按照投成金额一定比例给到投资团队投成奖金,未拿到过Carry。

Steve,投资从业5年

线索明确,徐州市公安局迅速组织多警种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继续对这个诈骗团伙进行深入研判,一个分为“霸道总裁、财务部长、核心助理、助理”等层级严密的诈骗团伙浮出水面。

专案组很快将该团伙的人员身份和层级梳理清晰,6月28日,专案组兵分16路奔赴河北、陕西、广东、海南、山东、河南等10余个省市开展集中收网行动。

众所周知,VP在诸多VC机构中其实只相当于“高级投资经理”。对于拿Carry更是,我们公司的VP其实分不到什么钱,更别说职级更低的投资经理了。

“国家发放这些都是秘密进行,我们通过关系获得名额,以后会百倍千倍受益。但是这触犯了《保密法》,所以一定不能说出来,否则要被判刑。”原来,大部分的受害者都被这套说辞进行了洗脑,为即将到来的“受益”守口如瓶。警方再深入核查发现,还有一部分受害人参与项目众多,转身就在其他项目中变为代理,成了犯罪嫌疑人。

其次,除了Carry,投资人员往往要跟投,不同机构跟投比例不同,很多投资人员离职之后不仅仅拿不到Carry,甚至跟投款也拿不到。

某人民币PE机构投资经理

通过对资金流分析发现,该团伙违法项目较多,2019年底以来主要以“CDBC数字货币”和“文化产业代言”两个项目为主,涉案资金逐级汇入“财务部长”银行卡后,由其转入“霸道总裁”的银行卡内,涉案金额高达200余万元。为骗取受害人信任,该团伙还从“新浪财经”、“今日头条”中做图,盗用领导的讲话图片蛊惑人心。

最大的忧虑就是投不出好案子。问题主要在于,一方面基金的投资方向正在进行调整;另一方面,市场上的优质项目真是少之又少。

投中网“做VC 8年,33岁的我,要去拿张工科博士文凭”一文中,这条留言获得高赞。“拿不到Carry的打工人”,引发了众多讨论。

鉴于这种情况,专案组民警及时调整方式,对查证组进行了统一的培训,明确只打击主要嫌疑人的思路,照顾受害人感受。通过一个多月的不懈努力,所有证据终于达到了诉讼标准。

后有知情人士透露,这笔诱人的奖励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年终奖”,而是项目奖金——正是在投资行业被称为Carry的那笔钱。

“没想到整个案件最难的不是天南海北抓捕,而是查证。”丰县公安局赵庄派出所副所长李鹏说,专案组前期通过资金流梳理出了2000余名被害人,并分出6大查证组对10余个省市的被害人进行了查证。可找到的被害人不是否认被骗,就是借故推辞不予见面。

某人民币PE机构VP

目前,16名嫌疑人已全部移送检察机关起诉。(完)

2020年,我的跟投款就要远高于投成奖。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对于投资人员而言,投成项目反而成为了负担,无暇顾及远期收益。

但随着创投行业的分化加剧,一些VC/PE的日子愈发难过,投资人的收益也变得不稳定。作为投资人高收入顶端的那部分——Carry,就愈发成为了虚无缥缈的光影。从现实中的VC/PE从业人员薪酬结构看,基本工资加年度奖金的模式最为通用,而跟投收益、Carry分配、股权激励收入较少。

淘宝台湾受罚及宣布将停运引起台湾舆论广泛关注。淡江大学财金系教授兼两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沃墙本月在台湾《会计研究月刊》发文指出,陆资赴台投资项目的扩大与开放,资金动能增加,可为台湾产业及金融市场注入新的活水,创造不少就业机会,同时也强化两岸产业的合作与互补关系,应是利多于弊。(完)

我在进入投资行业之前,是在一家大型科技公司工作,当时的年薪比现在要高。之所以来做投资全凭兴趣,都说投资行业里的人都是聪明人,我也想当“聪明人”,想体验与聪明人一起共事的感觉。

我一直相信,投资人的收益是跟着全行业走的。当中国的VC/PE市场足够成熟,机构的打法足够专业,我们才有希望拿到可观的Carry。

Carry分配并不透明,能拿多少全看公司愿意给多少

在PE机构里,年轻人能拿不错的薪水,但要拿Carry的话,基本得到ED、MD以上,工资是管理费出的,工资是成本,Carry是收益,钱的性质不一样。一般来说,在PE里对项目拥有独立判断并且决定权的人才能拿到Carry。投资经理尽量不做判断,因为机构需要他们把所有案子同等质量地做好尽调。如果分Carry,那肯定就会挑案子,尽调就不稳定了,所以干脆就不分。

对于市场上绝大部分机构,制度不健全,收益能力弱且不稳定,自顾不暇,更顾及不到员工的长期收益。只有市场上少数的头部长青基金,拥有健全的激励制度,同时人员也稳定,既创造稳定的收益,又使得投资人员取得相应的长期高额回报。

首先,大部分投资经理很难坚持到基金退出,行业人员流动性大,有时候也不是主动流动,也有被动流动(被裁),这是拿不到Carry的一大重要原因。为了防止贪腐,甚至很多公司都没有投成奖励,我们公司给出的投成奖比例已经很不错了。

首先,基金管理公司的股东会有个分配,股东(合伙人)拿走其中Carry的50%左右,剩下的50%奖励团队,按照“募、投、管、退”各25%平均分配。

这应该是我进入投资行业以来第一次拿到Carry,还算比较幸运。因为同行业的人,基本都只听过Carry,但从来没见过。

所以之前我的心态还算放松,即使拿不到Carry也不会太影响心情。不过近一段时间,我还是因为创投环境的变化与压力产生了一些焦虑。

之后,合伙人需要测算整体收益,再细分到你所投项目带来的收益。根据前面的分配比例,合伙人再根据团队各人员的功劳,如管理、退出做了哪些贡献,这样才知道在基金存续期结束后投资人到底能拿到多少所谓Carry。

我们基金内部也有跟投的要求,投资经理自己投资的项目必须跟投。当然了,我也跟投了我投资过的所有项目。我觉得跟投这个事情也很正常,一方面可以体现对项目的信心,另一方面,一些优秀的项目也可以使个人获得不错的投资收益。

这还是属于正规的,不过也不签条款,老板心里有数,该分的时候就会分一份。这种属于Fund Carry,等基金结束了才能分。而Deal Carry不一样,Deal Carry是Deal一退出就能分。对于Fund Carry,PE会签文件,但如果呆不久肯定分不到。

有时候真的感觉能力得不到充分施展。

Carry尤其不在VC收益分配的列表里。

公司内,Carry的政策是,基金退出时,超过了GP分得的Carry的收益率底线时,GP获得的Carry要扣除中间公司的各项成本,按照一定的比例分给投资人员。

然而,投资退出的操作一般由财务部门来操作,不是完全透明的。

特别是在VC机构,案子的失败率相对较高。如果要核算投资人投出去的所有项目,很难保证所有人的整体项目回报都为正。一定程度上,很多人投资的项目数据结果都为负数。这个时候,还要什么Carry?

很多VC的Carry分配都是合伙人说了算,也不会落实到纸面协议。即使有Carry,也基本都是口头承诺,比如你给我赚1个亿,那我就给你1000万或者2000万元。

跟投款远高于投成奖,投项目反而成了负担

投资人离职有时候会拿不到Carry,也有时候会打折。但多数还是能分到的,况且有些项目,负责人还会跟投,这种也可以分到。

“那些核心利益分配者(老板),一定要分50%以上,多的能到70%-80%。而且,如果有些人案子做的很好,在机构机制下也能预支给到个人Carry,因为基金也怕优秀人才流失。”Kelly告诉投中网。

根据台湾方面现行规定,陆资在各层持股比例累乘逾三成才认定为陆资。淘宝在台登记投资商为英商克雷达,阿里巴巴在克雷达公司持股未逾30%。但台“经济部”投审会今年8月称,依法令或契约约定,阿里巴巴可操控克雷达营运方针,认定具控制能力。因而判定淘宝台湾为陆资,裁罚41万元新台币,限期6个月内撤资或改正。

经过进一步确认,彭某确实参与了项目并被骗。民警再次找到彭某,见事情败露,彭某承认自己确实被拉进一个“5050脱贫工程报单群”,并且花了800元,由于怕得不到分红,所以一直不敢承认。

那些创立时间比较久的美元基金,就是早期合伙人分得多。某种程度上,Carry类似期权,兑现需要时间。比如基金刚成立的时候,老板手里份额比较多,那他招的第一个合伙人,许诺的分配比例就高。后进来的人肯定比例慢慢减少,少到有些人甚至只分百分之零点几。

对我而言,投资人这个职业最大的吸引力并不是钱,反正目前也赚不着钱。最有意思的还是能够认识一些企业家,与不同的人交朋友。

看过、听过很多动辄千倍退出的神话,能够拿高薪和丰厚的Carry,自然成为年轻人入行的最大诱惑。

如同猎头Kelly观察到的,在投资圈,真正能分到Carry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老板需要出面募资的人,另一种是能做大案子的人,所谓大案子就是肯定能挣钱的项目。也就是这两种人才能坐到核心位置,分到Carry。

很多VC就没有明确的Carry机制,分不分完全看老板心情,有些人就是拿不到,所以有时候也会出现矛盾,撕起来。

我们前几期基金基本按照所投案子来进行Carry分配。不过,接下来我们内部的激励形式有可能会发生变化,即基金结算之后才可以分到Carry。

Henry,投资从业5年

“他们打着国家精准扶贫项目的旗号,大肆发展不明所以的会员。”丰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反诈中队指导员胡喆介绍,此团伙宣称“CDBC数字货币”是央行发行的第一批数字货币,100元1单,每人限购7单,将来会翻100倍、1000倍。“文化产业代言”是国家领导提出的为文化产业代言,70元1单,每人限购10单,称可分红100年,能分三代人,是世世代代的产业,永远不会过期。

基金的实际收益到底多少钱、何时退出、Carry取得了多少,有时候投资人员并不清楚,要扣除的成本更是任凭公司自说自话,所以能拿到的数字,其实全看公司愿意给多少。

呆的久、投的靠后、级别够高,这是投资人能分到Carry的前提条件。所以大部分人在职业生涯早期就别想,肯定是“听过没见过”。只有两种人分得到Carry,一种是老板需要你出面募资的人,那会承诺好Carry多少是你的。再有一个是能做大Deal的人,都想拿的项目,你出面能拿到,那Carry铁定给你。

出于对类似案件的敏锐性,民警对这个聊天群进行了调查。根据现代化信息平台研判关联,位于徐州市铜山区的可疑人员张某云浮出了水面。根据数据分析,张某云在一个名为“董事长核心群”的聊天群中职位是“核心助理”。顺线关联下去,民警发现她以“核心助理”的身份通过聊天软件以“CDBC数字货币”“文化产业代言”等项目为由已经发展众多下级会员。

其实,在我们公司,基本没人拿到过Carry。

我毕业后先在一家制造业上市公司工作4年,2015年才转行投资,现在在一个中型的人民币PE机构。当产业投资热度攀升,我的转型也被越来越被身边的朋友认可,但其实做投资并没有他们想象中那样“来钱快”。

PE的情况不一样。PE投资的核心逻辑是投的项目要赚钱,大部分项目都是赚钱的,所以就会有明确的Carry机制,一般大型PE都会分Carry。

投资人分到Carry的前提条件:呆得久、投得靠后、级别够高

在这个一级市场各端口紧缩的时间点,大部分PE机构仅有的收益基本都是给到合伙人的,我们“打工人”拿的还是底薪加绩效,和其他行业没什么不同。

投资人的Carry拿的少,这是不争的事实。我们看到新三板上披露的信息,确实大多数机构还挣扎在靠管理费混日子的边缘,有的甚至还收不来管理费,谈何Carry?

但进来了之后才发现,投资行业与我想象里真是大不相同。这个行业并不都是聪明人,创投行业也并不总是风光,“圈子”与“关系”确实在哪个行业都非常重要。

在我们机构,一般都是盈利去掉管理费后的20%分配Carry。

Theme BCF By aThemeArt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BACK TO TOP